极圈 小透明

EVAK坑底 沉迷吸茶/戳希文

深夜脑洞一则

故事设定在Grammy提名公布后

一如既往的有待提高的文笔

深夜瞎想,如有问题,全是我的锅!







夜阑,空空的街道,年轻的灵魂此刻却身处喧哗。


酒精,晃眼的灯光,年轻的灵魂此刻却摒弃浮华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Troye!你不能一整天都宅在家!”

“Kayla,你就不可以谅解一下我吗?我真的不想去那个party……”

“在这件事情上没得说,我已经跟我的闺蜜说了,你今天不去也得去。”

“Sage!怎么连你也……”

Troye深深地叹了口气,整个人蜷在沙发上,沉默了一会儿,小声地说了句:“反正还有一个半小时,让我回屋想一想好吗?”

Troye疲惫地拉开门,瞥了一眼坐在床上发呆的人,整个人瘫倒在他旁边,叹了口气,缓缓开口:“都听到了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你难道都不出来帮帮我吗?”

“Baby,我觉得你的确应该出去走走,你不能以后的每一天都沉浸在这样的颓废里,她们也是为你好。”

“Jakes,为什么连你也这么想?我很好,真的……”

“噢,是吗?你昨天一晚上都在我旁边吸鼻子,抹眼泪。我都知道,Troye。我真的很担心你,我想Kayla和Sage也一样。”

Troye一翻身,整个人就陷在了Jacob的怀里,他喃喃道:“我就知道我说不赢你……”

Jacob轻笑了一声,将自己的唇覆在了Troye的唇上,又在耳边说:“你真的太可爱了,baby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当他们到的时候,天已经完全地黑了下来;黑暗的魅力似乎就在于,它可以笼罩住无尽光鲜,并且让你惊叹于它的广阔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酒,被年轻人一杯一杯的灌进去……

 

Jacob可以清晰地感觉到Troye已经喝醉了:他已经连头都抬不起来了。虽然Jacob的酒量比Troye好不少,但他还是觉得自己也好像喝醉了。Jacob不得不承认他现在脑子很乱,他看着金黄色的小脑袋在他旁边晃,脑子越来越不受控制,就像脑子里住的小人现在全都清醒了,开始掐架……

 

“是1999诶!Troye,你听到了吗?”Sage惊喜地叫道,殊不知旁边的人群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什么,突然在本就嘈杂的空间惊叫,议论了起来:

“God,那是Troye Sivan!”

“假的吧,Troye在这里?”

“真见鬼,我没带BLOOM,应该让他签个名的!真的是Troye呢,God!”

……

 

Jacob对自己的男朋友的受欢迎程度从不怀疑,毕竟在他心中,世界上暂时还没有比Troye更可爱的人。可他现在很乱,他觉得人们的发言出奇的刺耳,他觉得全世界现在都想跟他抢Troye……他轻轻地喊了声Troye,嘈杂的环境,很显然,Troye完全没听见。Jacob陡然心一沉,一股强大的占有欲促使他一把搂住Troye,狠狠地将唇压了下去,用舌头撬开了Troye的牙齿,在口腔中扫荡着,或许这是他最粗鲁的一次……“酒精,这都是酒精的问题……”Jacob想着……

 

“Jakes…”Troye好不容易可以说出一个词。Jacob似乎也清醒了不少,与Troye十指相扣,牵着他穿过人潮,就好像他们又回到了第一次牵手的时候。二人慢慢地走向二楼,走向一个只属于他们的地方。在走廊上,二人望着楼下人们涌动着,心思却全在对方身上。Troye轻轻的搂过Jacob,Jacob很自然地将手搭在Troye身上,Jacob将头埋进了Troye的颈部……

 

纵使旁边有多么喧闹,现在他们只属于彼此……

 

回到酒店后,Jacob在快拍上发了张与Troye的合照,他默念到:“这都是因为酒精……”

 

 

 

【tracob】突如其来的脑洞

(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脑洞😂
拖了好多天,就当我有时差吧)




众所周知,Jacob以前是个模特,还为不少品牌当过模特,也走过不少次秀。但是现在,他的工作可比以前轻松了不少,因为他不再是一个个体,他有了一个谓之家的地方,而在那里他有了一个打心底牵挂的人,是的,全世界都知道,那是他的缪斯——Troye Sivan Mellet。他爱他,没人比他更了解这一点,可是不久之前,在那高纯度的爱里夹杂了些许别的感情,他说不出道不明这种感情是怎么样就出现了……

或许是在他家小男友收到Met Gala的邀请的时候。

那天Troye一回家就扑进了他的怀里,用金色的小卷毛蹭着他的下巴,然后高高地仰起他的头,他纯洁的像蓝水晶的眼睛深深印入Jacob的眼底,Jacob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,歪着头,挑了挑眉示意Troye。

“好吧,我亲爱的模特Bix先生,你的小业余模特收到了Met Gala的邀请!”

“WOW,那很棒啊!我的天呀,你真是太棒了!”说罢,Jacob轻轻在Troye脸上印上一个吻。

可是,那天晚上,他揉着怀里Troye的卷发,却怎么也合不上眼,怎么也无法入睡。他默默惊叹:“Jacob Bixenmen,你可真厉害,不就是一个邀请吗,你就这样嫉妒了?你的心眼怎么变得如此小了?你应该为Troye感到高兴而不是在这里安慰自己好吗!”

毫不意外,他第二天早上很晚才醒过来,身边的Troye也已经去工作了,回想起来他似乎已然变成了一个家庭主夫,料理着饭菜与Nash的大小事务。“很好,Jacob,你又开始抱怨了,你最近到底怎么了?”他在心里怒斥道。

直到陪Troye去Met Gala的路上他的脑子里的天使恶魔都在争执,可当他看见赤裸着上身的他亲爱的小天使微笑着抿着唇望向他,他觉得一切都豁然开朗了。爱情可以改变一切,他爱他,他也爱他,难道这还不够吗?

在回家的路上,Troye轻咳了一声,略显严肃的问道:“Jacob,你是不是嫉妒我?”

“什么?!我嫉妒你什么?”

“你嫉妒我一个业余模特居然收到了邀请,而你却没有。”

“不,我没有,我不会的。”他做梦也没想到他竟这样被拆穿了,但他却对自己的答案很满意,毕竟现在,他并不嫉妒他的小天使。

一路沉默,他们似乎从未如此寂静过,Jacob不由得忧虑起来:“我会不会失去他呀?我是不是该坦白了?我是不是太过分了?”总之,一连串的问题在他的脑海中穿梭。

一到家,Troye就立马下了车,Jacob连忙赶上去。又是沉默,他只得默默地将钥匙塞进孔中,心却在这静谧的夜里发出巨大的声响。

“Jacob,我知道你的想法,换成是我,我也……”

Jacob一吻封住Troye接下来的语句。

“我承认我是这么想过,我是说,可能还持续过极长一段时间,但在你望向我的那一眼里,这些想法都消失了,完全没有了。可能现在说很荒唐,但是,Troye Sivan,我爱你,你要相信我对你的爱可以解决很多事情。”

他们又一次拥抱在一起,紧紧的,似乎想要永不分离……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在Bloom发行的时候,他虽然在他的天使旁边,可他又想起了他因Troye收到邀请而嫉妒的事情,现在看来多么可笑啊……

但很快他有了一个想法:为他的天使高歌一曲。但是,他的确在这方面不那么在行,所以他便请了一个音乐家去他们LA的家里为Troye唱Happy Bloom Day To You(他是真没想到这居然被他的天使列为他所做的最浪漫的事,他觉得他还做了很多比这更浪漫的事)。

不管怎样,他在心底刻下了深深一行字:
Doesn’t feel real,I love you so much,today and every day.










PS:总是瞎想,要是有什么缺漏都是我的问题!
把Jacob在ins上发的话并在一起了,
感觉不太合适的话就当没看见好了🙈

【tracob】关于animal的小脑洞

AU预警

失眠产物,毫无根据

文笔很渣:(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LA的夜晚,星光璀璨,蝉鸣声声。一阵阵暖风拂过周围的树叶,奏出沙沙的交响乐。Jacob和Troye依偎着坐在自家小小的泳池旁,欣赏着天上的星,水中的碎影,身边的人……



或许他俩谁都未曾知道LA的夏夜也会这么静美,透着缕缕清甜。Troye靠着Jacob的肩,用柔柔的金发摩挲着Jacob最近晒的有点黑的皮肤,就像撒娇赖在主人身上的小狗。Troye想或许等他们老了,两个老头子也就像这样依偎着观星海,回忆着葱茏的岁月。



“Troye?”
Jacob扭过头,轻轻地唤着,将沉默打碎,混在风中飘走。

“嗯哼……”

“你在干嘛?”

“额,数星星啊。”

“不,你才没有呢。”

“那我就在思考。”

“想什么?”

“秘密。”

“所以你不告诉我?”

“所以我不告诉你。”

“Oh,我的宝贝Tok不告诉我,我要回屋了……”
Jacob做出起身的样子。

“Jacob!”

“好好好,我不走行了吧?”
Jacob又坐下来,用脚在泳池里勾着Troye的脚。

“那你刚刚又在干嘛?”

“我也在思考啊。”

“想啥啊?”

“一些事情,找可以领养的狗,这个秋天一定要做的工作,刚刚读的书,你……”

“我?没别人了吗?”
Troye皱起眉头,嘴角微微上扬。

“没别人了……”

耳畔蝉声依旧,树叶奏曲……
一切又归于平静……
如果他俩的爱情是一部电影,那么这个夜晚,这个镜头,一定是慢镜头,从远景慢慢拉近,瞄准两位主角,然后……



“Jake,我有话想说。”

“嗯,baby我听着呢。”
Jacob把头扭过来,眼睛直直地看着Troye。

“I told you something safe.
Something I’ve never said before.
And I,I,I,can’t keep my hands off you……”

“Baby,这是你给我写的love letter吗?”Jacob微笑着问道。

“额,或许吧。”
Troye被眼前的人盯着脸都烫了起来。

“好吧,既然如此,那你是不是还忘了什么?”

“什么?”
Jacob轻轻地把唇覆在Troye暖暖的唇上,空气里都开始弥漫着淡淡的清香,是甜甜的爱情的味道。Jacob缓缓把唇挪开,低低地说道:“这个呀,邮戳哒。”
说着,又给了Troye一个明媚的微笑和一个明媚的wink。

Troye觉得他的脸烫得吓人,
“and it’s hotter than hell where I’m at……”









PS:
中间的对话部分参考了CMBYN原版书上的对话。
原文:
“Elio.”
“Yes?”
“What are you doing?”
“Reading.”
“No,you’re not.”
“Thinking,then.”
“About?”
“Private.”
“So you won’t tell me?”
“So I won’t tell you.”
“So he won’t tell me.”

“What were you doing?”
“Thinking.”
“About?”
“Things.Going back to the States.The courses I have to teach this fall.The book.You.”
“Me?”
“Me?”He was mimicking my modesty.
“No one else?”
“No one else.”





回忆录

背景大约是二人在一起多年,准备写点回忆录,记述下当时的事情和心理活动。
文笔很渣,将就看?;D

摘自Even:

是的,那是我转学第一天。可我就看见他了,我那时甚至很后悔我怎么没早点转学过去呢。当时阳光刚好照在他的卷发上,透出金色的光晕,把他的轮廓照的格外鲜明。我当时还不知道他的名字,我想不用等太久我就可以搞清楚他是谁了。像他这种长得像小天使如此可爱的人,在学校里想必也该很受欢迎才对,或许参与一个社团会碰见他。好吧,我当时也只是猜测一下罢了。毕竟,我还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我,即使他喜欢,那他也不知道真实的我,像我这样一个另类,还在渴望被上帝所眷顾,我怎么已经无耻到这种地步了?(当然我的确是这么想的,但后来他告诉我他是不会的)不不不,至少我还可以隐藏一段时间吧,或许运气好的话,他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吧……我记得很清楚,我希望明天还可以见到他。
没过几天我真的看见他了,他那时跟他的好朋友们在聊天,我就坐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,跟一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,天知道是怎么了,我去看他的时候,他竟然在看我,然后又害羞的低下头去,当时我就在想:“这个男孩怎么这么可爱?”然后就有两个女生来找他聊应援小组的事情,好吧,当时真的很吵,但我还是很清楚的听到了“Isak”,那时我想,恩,这就是他的名字。后续就是我在应援小组的名单上签了字,加入应援小组,就只是为了见他。可他之后告诉我他去哪里最主要是因为Sana威胁他。我的天啊,我一直都以为是因为我啊!

摘自Isak:

我的确不知道他开学就看见我了,为此我还自责了好久。不过好在那天他坐在了我的正对面,我一抬头就看见了他,当时那一瞬间我的心里就只剩下OMG,真的!他当时在跟别人聊天,然后那一抹微笑很自然地挂在他脸上,真的很迷惑人啊。不过他现在还是不承认他是故意的(打脸),我就这么看他,他突然间看了我一眼,我当时真的害羞的要死,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地低下了头,现在想想真的是很蠢了。而令人扫兴的是:Vilde突然和Sana过来说应援小组的事。我就被打断了,况且后来Sana还威胁我……哦哦哦,当时我还在一个party上认识了Emma,她真的是很不错的女孩,我当时真是个混蛋,不过她真的很善良地原谅了我,如果我不是…我可能会喜欢上她的。
其实,我最开始参加应援小组是因为Sana威胁我,对,在那个party上我藏了点大/麻在Eva家,然后被她拿走了。现在想想要不是Sana,Eva可能会很糟糕。说了太多废话,总之我为了大/麻去了那,然后我TM看见了Even,他当时又看了我一眼,OMG,我快要窒息过去了。接着他就在我身后坐下,我真的不敢再多想了,我觉得他就在看我,而我快要被他盯穿了。我就离开了,对,就离开了。

回忆戛然而止……

华生喵和他的“老鼠”朋友夏洛克

本篇只是临时瞎想的OOC,我知道有蛮多BUG,请原谅哦∪・ω・∪

Sherlock视角:
        我是一条蛇,一条眼镜蛇。或许像我这样凶猛狠毒的,注定是没有朋友的,我又有什么办法呢?
        如今,我被两条腿的生物逼到死角,慌乱之中钻进一洞。唉,所有人都畏惧我,都讨厌我,我干脆就拖着这伤痕累累的身体在这里无声的死去吧,这也算是解脱吧!我把身子一圈圈蜷起来,却也感受不到一点点温暖。好冷,透彻心扉的冷,把我从内到外都要冻僵了。
       “你是老鼠吗?我不吃你,你陪我玩好不好?”我恍惚间好像听到了来自天堂的声音,柔柔的。我的尾尖被一团绒丝包裹着,拨弄着,温暖从尾尖传至心头。如果有人在这,一定会对此大为惊异。一条眼镜蛇正剧烈地颤抖着,身上是不属于蛇的温度,眼里有不属于我本该有的柔波。
       “你是谁?”我终于还是恢复了往常的冷静。
       “我?我叫John Waston,是这个家里的猫,没关系,你用不着害怕,我有好多好多吃的,我不会吃你的,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。”我的尾尖就这样被他毛茸茸的爪子抚摸着,感受着汩汩暖流,我多想让他一直这样抚摸我…从今以后,我愿意为他变成一只老鼠。
       “好啊,我叫Sherlock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Sherlock?这名字真好听。”他把眼睛瞪大了许多,我似乎都可以看见他绿色眸子里透出来的亮光,我想一直看着睁着眼睛,一辈子都愿意。等等,我这是怎么了?!
          从此,他每天都来陪我聊天,都来抚摸我,有时我真的在想,要是我真的是老鼠那该多好呀。我眷恋着本不该属于我的温暖,我想过离开,可每每想到他真诚的眼神,他温暖的毛茸茸的小爪子,我总是贪婪的告诉自己就再留下一天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,那一次,一切都变了……
         那天,他又来找我,可是,却是一脸忧伤。我多么想抱紧他,可是不可以。
         “Sherlock,最近家里来了一只狗,他总是抢我的吃的,抢我的被子,还吼我,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…”我看见一滴泪水划过了他的脸颊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Damn it!”我在心里怒吼着,我恨不得想杀了那东西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汪汪汪!原来你在这里呀,可怜的猫咪。”那狗扑向了Waston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飞快地冲了出去,用我有力的身躯紧紧缠住那个欺负我家猫咪的东西的脖子,终于,他瘫倒在了地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Sherlock,你是蛇?!你为什么要骗我!告诉我这不是真的!告诉我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John,你听我解释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用了,你走吧。”
       我低下了头,果然我还是个没人爱的东西,我明明是为了救他啊…
       正当我转身准备离开时,一股暖意从背后袭来。
      “Sherlock,你个小傻子,我喜欢你呀,你不可以走!”
        “可是我骗了你,我是一条凶狠的眼镜蛇…”
       “我不怕,你只是我可爱的小老…”
       “我不是你的小老鼠,我要成为统治你每一条神经的蛇!”我轻轻地舔了舔他的嘴唇,依然是那么的温暖……
       我还有爱与被爱的权利,因为那只有着绿眼睛的小猫咪,让我重新学会爱……


看得出来我的思维很乱,本来想写小甜文的……甜度有限…